廖中莱衔接物流旅游 2026年铁路一线通

廖中莱衔接物流旅游 2026年铁路一线通 廖中莱:北部来的货物将可以直接运至巴生。

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透露,2026年我国铁路交通将全面衔接,这不但有利于物流发展,也能推动旅游业。

我国近几年正如火如荼发展铁路项目,就大吉隆坡计划,也把铁路、轻快铁、捷运等衔接起来,实现“一票在手,走完全线”的目标;就物流运输方面,交通部也展开多项提升及兴建工程,务求铁路、港口与机场基建设施更完善,将大马发展成为东盟物流枢纽中心。


廖中莱指出,根据半岛的铁路发展蓝图,各项种铁路发展计划皆在2026年前竣工,包括今年6月招标的隆新高铁计划以及耗资89亿令吉,从金马士到新山的南部铁路工程等。

廖中莱说,现今兴建接连巴生的第3 轻快铁工程预计2020年竣工,而轻快铁3条主要路线,将加速大吉隆坡的联系。

他说,原定2027年完工的第3捷运工程也提前招标,若能在明年招标,预计在2024年完成,这是一条衔接所有轻快铁主线的环线,加上会经过文冬的东海岸铁路计划,全长688公里的东海岸铁路计划,加速了大吉隆坡铁路发展,同时带动大吉隆坡的经济。

廖中莱指出,在柔新捷运系统(RTS)计划下,新山武吉查卡将兴建枢纽站衔接各种铁路服务,即能衔接新加坡兀兰捷运路线,这将节省马新乘客过境耗时问题。若正式启用,预料1 小时载客量高达1 万人次,为了配合新加坡的捷运班次,每4 分钟一趟班次。

与狮城良性竞争  


放眼晋世界十大港口

大马目前为晋身成为世界十大港口之一目标前进,并致力发展港口设施和扩建关丹深水码头,而新加坡码头达6000万个货柜吞吐量,也计划扩建该国大士港口,马新两国在这方面展现的竞争,格外引人关注及让人议论。

对此 ,廖中莱相信彼此存在的是良性竞争,马新港口互相扶持,并非恶性竞争。

“竞争一定会有,但马新两国码头应互相配合,一些货品可从我国输出,一些可安排在新加坡输出。”

他接受媒体联访时也透露,巴生西港也将会增建10个码头,以将货柜承载量增至3000万个货柜吞吐量。

“目前的码头承载量已快负荷不了……我们不能说已经满了才进行(兴建或扩建)工程,必须有一个缓冲期。”

他指出,政府已批准增巴生港口(北港和西港)外第三个港口,即凯利岛,届时承载量的吞吐量可倍增。

“这是私人计划,但政府会支持,以便能够成为十大港口之一,再者,让承载量增至6000万个货柜吞吐量。”

廖中莱强调,大马的港口绝对不会沦为“白象计划”, 因为各港口都是按需求兴建或扩建,同时拥有特定客户,否则政府不会获批兴建或扩建。

他提到全球数一数二的民都鲁液化港口正扩充中,预计今年内多增加一个供应的码头。此外,槟城港口也是在发展蓝图中,作为北部经济区重要港口,带动吉打和玻璃市经济。

“我们也有讨论如何从泰国宋卡港口运输货品至槟城港口。再者,就是在玻璃市兴建一个内陆码头。

通关卡港口 分物流客运

廖中莱提到长688公里的东海岸铁路预计在2024年完工;高铁从吉隆坡至新加坡预计2026年竣工;从金马士到新山的南部铁路将衔接到巴当勿刹,加强物流运载。

“兴建中双文丹铁路将能把北部货物直接运输至巴生,不用再进入吉隆坡中环;这与东海岸铁路同时兴建。另外,芙蓉也会兴建铁路,同样把货物直接运输至巴生。

“换言之,货柜将不会再进入吉隆坡,而吉隆坡的铁路将会以载送乘客为主。”

火车货运减港口阻塞

廖中莱也提到国家物流工作小组已落实85%的计划,其余是关税局面对软件的技术性问题,需要与船务及物流公司配合。

他透露,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修改了法令,规定所有仓库归该委员会管辖,以善用火车的货运,加强物流运作。换言之,此法令的修正后,仓库就必须建立在火车站。

他说,目前仓库位置是由罗里公司鉴定,地点并不靠近铁路,若需要火车货运则出现双重货运的现象令成本加重,以致鲜少人使用火车货运。

他说,港口交通阻塞大部分原因由罗里量引起,尤其是巴生港口及丹绒柏勒巴斯港口。因此,他认为必须要善用铁路运输的管道。

提升交通管制及跑道  

增加隆国际机场航班

廖中莱说,一旦耗资600万令吉的航空交通管制中心(ATCC),以及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兴建第三条跑道明年竣工,吉隆坡国际机场将由目前每小时能处理78趟飞机起飞及降落,增至每小时108 趟。

他说,吉隆坡国际机场投入运作20年后,自1998年的每年650 万趟,到现今是2820万趟。

“吉隆坡国际机场及吉隆坡第2 国际机场也在改善行李托运系统。自1998年启用后,每年处理的行李托运为500 万个,到现今的2190万个。航空公司也从过去的15家,增加至72家航空公司,使用吉隆坡国际机场的飞机也是从1998年的6 万3000架,增加至39万架。

盼准聘外劳加速托运

针对日前频频出现问题的托运行李系统服务,廖中莱坦承,由于劳工制度上的改变,才会受到牵连。

他说,政府因规定吉隆坡国际机场不可聘用外劳,而新聘本地员工又不善用系统,因此机场控股有限公司已向政府提出聘用外劳的申请,希望政府会加以考虑。

“按照国际航线标准从下飞机领取行李离开机场时间是最长50分钟,吉隆坡国际机场仅达45% 目标,情况令人不满意,且频频接获投诉。

“按照国际机场等候行李标准时间,乘客在下了飞机通过移民关卡及到取行李处,第一个‘出闸’行李箱应是25分钟左右,最后一个流出的行李箱是45分钟,乘客可在50分钟离开机场。”

他也提到槟城机场终站将全面扩大,以增加停车场及飞机停机坪,目前有关工程处于设计阶段。另外,该部也计划新建木胶和哥打峇鲁机场、扩建山打根和美里机场。

7年后替换陈旧接驳车

廖中莱指出,吉隆坡国际机场载送乘客往返连接机场主要大楼与上下航机附楼的机场接驳电车已有20年历史,预计将在2025年后替换。

他说,每个月平均载送116 万乘客人次,但频频发生故障的接驳电车会需要换损坏零件,该部已要求维修商及供应商BOMBARDIER公司参与维修工作。

他透露,接驳电车频频故障主要是“年老”的问题。

“维修公司以往只是维修损坏零件,若发现零件需要更换,才向(加拿大)BOMBARDIER订购,但此举造使维修时间拖长。目前在合作下,故障零件将可第一时间获更换。”